海深时见🐳

沉迷三日鹤
我爱鹤丸国永!
啊啊啊
_(:з」∠)_

到了到了到了!!给 @Mia 大大打电话!!表白!
说起这个画本!抢到手的当晚就做了个梦!梦见居然被退款了????!吓得我第二天起床立马滚去淘宝查看订单QUQ,还好还好,订单还好好的…
这真的吓到我了!!
呼-
心情真激动……
我要冷静冷静……

终于!!啊( ˃̶̤́ ꒳ ˂̶̤̀ )

纪念下

存一下存一下
画技渣也要存!( ï½°Ì€Îµï½°Ì )

午睡前脑洞
乱糟糟的
orz
记录下吧

    林深×简路[名字来源于林深时见鹿]
   
    1、
   
    “简医生麻烦你了。”
   
    “不打紧的,医者父母心嘛。”简路脚步轻快的跟着走在前面的特助,今日他是代替自己朋友来的。
   
    “林总,医生来了。”特助推开门,侧身让简路进去。
   
    房间里的男人坐在真皮沙发上,翘着二两腿,手里还拿着一份报告,因为是下午,阳光从落地窗撒入,照映在那人身上,将那人冷硬的脸庞柔和了几分。
   
    看到那个男人的那一刻,简路是想逃跑的,然而并不能,身体僵硬的打了声招呼,便僵直的站立在门口。
   
    林深抬眼,看向门口,深邃的双眼眸低有华光流转,居然是他?
   
    放下手中的报告,挥手示意特助退下“没记错我叫的是顾医生。”清冷的声音传出,进入到简路的耳朵。
   
    由于特助已经关门退下,简路只能硬着头皮上“额,顾医生是我同事,他临时有事找我替他一下。”话一说完,简路就意识到不对,突然换人这种事,那名特助应该早就跟面前这个人说过了吧,如果没有这个人允许,特助怎么还会带他来“你不是知道的?”
   
    果不其然,林深轻笑“知道。”
   
    那你还问!
   
    或许是看出简路在想什么,林深随即开口“只是想听你亲口说而已。”
   
    “……”一时语塞,简路缓了缓自己的心情“你、那个……”面对眼前的人,简路觉得他实在是不能用平稳的心态去面对,特别……还跟他发生了那种事情。
   
    “你在紧张?”林深站起,找了一份资料递到简路面前“我又不会吃了你,这些资料给你,你带给顾医生吧,毕竟之前一直是他在进行治疗的。”
   
    看着面前高出自己半个头的林深,简路心里早就呐喊出声了,不会才怪!愤愤的接过对方手里的资料,咬牙切齿的说到“知道了!”说完头也不回的走了出去。
   
    看着简路的背影,林深的黝黑的瞳孔变得愈发深不可测,像是一个漩涡,只要有人踏入,便无法自拔。
   
    简路……么?
   
    2、
   
    回到合租屋,把资料送到顾筠手上,简路躺在了沙发上,拿起一个抱枕把脑袋蒙住“你跟那个林深是什么关系啊。”
   
    倒水的动作一滞,想了想顾筠把水杯放到茶几上,推向简路“关系?算是雇佣关系吧。”挑了挑眉“怎么?看上人家林总了?”
   
    迎面而来的是一个抱枕,眼疾手快的接住“哟哟哟,被说中了恼羞成怒了?”
   
    “羞你个头!”气急败坏的拿起放在茶几的水杯,猛灌了一口“回房间去了,你要没事找你家郝先生去!”
   
    “嘁~分明就是~”想到自家郝先生,顾筠也就大发慈悲的原谅那个拿抱枕砸自己的单身男青年了。
   
    回到房间,简单脱掉外衣的简路往床上一趴,思绪拉回了三天前的那个晚上。
   
    跟家里人闹了矛盾的简路找了间高档的酒吧去酗酒,一瓶一瓶又一瓶,耳边充斥着摇滚乐声,舞台中心的人在扭动着肢体,络绎不绝的交谈声,思绪变得混沌起来,酒精的作用让简路常年不晒太阳导致偏白的皮肤染上了红晕,热度的上升,让他扯开了衣领的扣子,露出了诱人的锁骨。用顾筠的话来说就是‘撩人与无形中’。
   
    “再来一瓶~”带着醉意的腔调,显得格外勾人。
   
    这不,被吸引而来的一个身材火辣的女性,深V领的超短裙,风光外露,特意娇柔的发出甜腻的话语“小哥一个人?要不要……”边说着边伸出手摸向简路。
   
    不耐烦的挥掉那个女人的手,简路露出了嫌弃的目光“走开,对你,我硬不起来。”
   
    “你!”气急的女性一下子把另一只手里拿着的酒泼向简路“给脸不要脸!”
   
    “呵……”红酒液顺着黑发滴下,茫然的眼神向四处看去,喜欢男的怎么了,同丨性丨恋怎么了,我对女的,就是没有兴趣。
   
    游离的目光在某个地方顿住,那个人……长的真好看啊……拿起一杯酒,晃晃悠悠的朝那个男人走去。
   
    “嗨~要不要来一杯?”白色的衬衫被红酒染湿,身体的轮廓若隐若现,林深的目光上下审视着简路,意味深长的笑容展现开来“好啊~”
   
    “嘿嘿~干杯~”碰杯的声音响了一下,简路挨着林深坐下“这位小哥你长的真好看啊~嗝儿。”
   
    这个人醉了,心下得出结论的林深脸上看不出任何东西,扯出一个微笑“你也不赖。”其实他刚刚有留意到,那个人坐在吧台那边一直在灌酒,搭讪他的人有男有女,但都被拒绝了,最后居然还被人泼酒了。
   
    “心情不好?”难得有闲心,那么就陪你玩玩吧,林深小酌了一口酒,头贴向简路的耳边,轻问出声。
   
    “emm对!吵架了!”喝的晕头转向的简路想也没想就把自己的底全给透露了“就因为我性丨取向不同,就说我不正常!呵,还说什么要断绝关系,呵呵,呵呵呵。”不断的苦笑着,简路觉得自己并没有错,他一不杀人二不犯罪的,凭什么断定他有错!
   
    “你,喜欢男性?”林深有点意外,其实现在这个社会并不反对同丨性丨恋,甚至国家还允许同丨性丨结婚的,但仍有些人是不赞同的。
   
    听到林深这么问,简路登时放下酒杯,气呼呼的冲着林深说到“干嘛!不准喔!我就喜欢男的咋滴!有意见?有意见也闭嘴!要不是你长的好看,我早打你一顿了!”
   
    “嗤,嗤哈哈哈。”简路的反应让林深大笑出声,这人怎么那么可爱“不是,我并不反对同性恋。”
   
    “…唔,别笑啦!那、那你也是同丨性丨恋?”制止了林深的笑声,简路小小声的问到。
   
    思考了会,林深用清冷的声音道“我不知道,如果我喜欢的人是同丨性那就是,如果我喜欢的人是异性那就不是。”一切,只看那个能拨动他心弦的人。
   
    “……”沉默半晌,简路伸手拉住对方的领带,把头凑了过去,拉过来就是啃。
   
    “唔嗯…”红酒味弥漫在口腔,唇舌交战,简路发了狠似的啃咬着对方的嘴唇,‘啧啧’的口水声不断溢出。
   
    呵…想要?
   
    想要!
   
    唇分,林深起身,拉住简路就是往外走,服务员看到他们离开,立即跟上“林总!”
   
    “记账上。”头也不回,只留下一句话。
   
    拉着简路去到他提前开好的房间,门一关,那人便忍不住扑了上来“这么急?”
   
    “急!”不由分说,骨节分明的手扯掉了林深的领带,唇再度被简路吻上,这时的吻较之前的要温柔许多。
   
    一路亲,一路脱,转眼间就到了床边“不后悔?”沙哑的声音带着明显的情欲,简路听完,勾起了一个格外妖媚的笑容“不后悔~”
   
    “很好。”
   
    最后一句话消失在亲吻中,夜,还很长。
   
   
    3、
   
    睡醒的简路揉着眼睛走进了客厅“顾筠?”
   
    “干嘛?”窝坐在自家郝先生怀里的顾筠抬起头,一脸不解。
   
    “你好,简路。”郝先生,也就是郝莲珏,揉了揉自家恋人的脑袋,跟他的舍友打了声招呼。
   
    尼玛,一大早就虐狗!
   
    “请关爱单身人士,谢谢。”压下想揍人的心思,简路选着忽视那一对放闪的恋人。
   
    “嘛嘛,别这样嘛,小路路,过两天我就搬去跟郝先生住了,不要太想我喔~”
   
    “嗯?终于舍得搬走了?”简路挑眉,没错,他的室友,跟他一样。不同的是,人家有一个恩爱无比的对象,家里人也没有反对。
   
    “嘁,什么叫舍得搬走,我是怕你一下子适应不了才拖了那么久的好么好么!”
   
    “好好好,以后……经常回来。”背对着那一双人,简路突然觉得有点伤感。
   
    “小路路?”从郝先生怀里站起来,顾筠走进简路“以后,找到了记得第一个跟我说!”
   
    “知道啦。”笑着锤了下顾筠的胸口,简路觉得,这辈子有这么个好友也不差嘛。“你家郝先生都等急了。”眨了眨眼,示意顾筠看向身后的郝莲珏。
   
    “咳,那,小路路,我们走了喔?”
   
    “走吧走吧。”挥着手送别了一起居住了两年的顾筠,简路竟一时间不知道要干点什么。
   
    今天休息,不用上班……突然又想起了那个名为林深的男人。
   
    “啊啊啊啊!想他干什么!不就是个一夜情对象么!有什么好想的!”
   
    ……
   
    “林总,今天的行程安排。”
   
    “嗯。”接过特助递过来的安排表,林深粗略的看了一眼“上次那个医生…算了没什么。”脑子里莫名的浮现了那个人的脸庞,傻乎乎的。
   
    “先不用跟着我了,到时间再叫我。”关上办公室的门,林深坐在老板椅上,转了半个圈,透过落地窗看着外面的风景,半晌,摸出了手机拨通了一个电话“喂?莲珏?”
   
    ‘怎么突然给我打电话了?’
   
    “你的恋人…顾筠,是不是认识一个叫简路的人。”
   
    ‘对,他们之前是室友,怎么?’
   
    “没什么只是觉得,顾筠推荐的人,应该挺有意思的。”
   
    ‘呵,感兴趣就直说,绕弯子可不是你的风格。’
   
    “哎呀,被发现了。”
   
    ‘简路,二十六岁,人民医院急诊科医生,同性恋,目前单身,只能告诉你那么多,其他的我也不知道。’
   
    “谢了。”
   
    挂了电话,林深的心情显得格外的好。
   
    4、
   
    “妈,我不想去!”简路现在是一个头两个大,好端端的突然要他去相亲?
   
    ‘儿子,你爸这次是认定了,你就别跟他对着干了好么?’简妈妈苦口婆心的劝说着自己儿子,儿子跟丈夫闹翻是她不想看到的。
   
    “妈,你知道的,我喜欢的是男人。”
   
    ‘……’
   
    “对不起。”
   
    ‘唉,就去看看,好么?’电话那头的声音一下子软了许多‘关于你性丨取向方面的,妈妈会跟你爸再说说的,这次,先听妈的好不好?’
   
    “…好,我去。”
   
    挂了电话,简路掐了掐眉心,长叹了一声,相亲……么?
   
    翌日
   
    某家咖啡厅内
   
    “简先生,我从简叔叔那里听说了你的情况,我挺满意的,emm不知道你对我是怎么样的看法呢?”坐在简路对面的女生,略有不安的卷动着自己的长发。
   
    “抱歉,我对你没有那方面的兴趣。”
   
    “诶!我、我是那里不够好么?”
   
    “抱歉,我个人问题。”
   
    ……
   
    “林总,我们现在正在往……”
   
    “停车!”打断了特助的话,林深叫停了司机。
   
    “林总?”
   
    “剩下的你负责解决。”林深打开车门,往后方的某家咖啡店走去。特助现在的心里是崩溃的,林总你怎么那么任性啊!!
   
    ……
   
    “简先生,真的不……呃。”相亲的女生突然停下,直愣愣的看着简路的身后。
   
    “怎么?”看到女生突然不说话,简路回头,林深就站在他身后,而且是黑着脸的。
   
    “林深!”蹭的一下站起,简路突然有点想逃,但又想想为什么要逃,又没有干什么坏事!
   
    “相亲?”脸上带着皮笑肉不笑的笑容,怎么看怎么别扭。
   
    “是、是的,简叔叔安排的……”看着林深越来越黑的脸,相亲的女生突然觉得自己好多余“呃,我、我先走了,再见。”拿起自己的包包,快速的离开了咖啡店。
   
    “……”
   
    “……”
   
    “两位先生,是不是要结账了?”服务生看情况不对,赶紧上前。
   
    “结账!”拍下一张百元大钞,林深拉起简路就往外走“不用找了!”
   
    “你、你放手!”仅在嘴上喊着让人放手却没有实际行动的简路。
   
    “闭嘴,再说话我就当街亲你!”
   
    “!”这句话很好的让简路安静了下来,任由林深牵着。
   
    5、
   
    林深家里
   
    “你带我来这里,想、想干嘛?”莫名的紧张感在心里不停的冒出。
   
    “干什么…干你。”贴着简路的耳朵,林深带着魅惑的语气开口。
   
    “!!”一下子推开了林深,简路慌不择路的转身就跑。
   
    手一下子被拉住,拽到了沙发上,被人用力的甩到上面,林深一只脚卡入简路的双腿间,一只手抓住简路的双手按过头顶,另一只手去解开简路的上衣。
   
    “林深!你住唔嗯嗯。”嘴被堵住,剩余的话语被咽回,经过那晚,林深总能准确的找到简路的敏感点,挣扎了一会,简路的身体就被林深弄的软的一塌糊涂,使不上劲。
   
    撬开了简路的嘴唇,舌头伸了进去,不断的挑逗着,一下一下,直到对方主动配合……
   
    宽敞的客厅回响着‘啧啧’的亲吻声,从口唇出离开,林深向下吻去,颈脖,锁骨,樱红……留下一连串的吻痕,最终停留在两点樱红处,轻轻的咬住,引的身下的人发出一阵阵颤栗“哈啊嗯,林…深……唔。”
   
    “乖~”声音沙哑的不像话,林深继续往下亲去,空余的另一只手则捏住了简路的红点,不断的揉捏着“唔噫!”“哈哈,还真是敏感。”“林深…住…手…”加重了手上的力度“你确定?”“呜唔!”“明明身体很诚实的啊…”卡在简路双腿间的大腿顶了顶,半立起的性丨器丨又硬了几分“混…蛋…哈啊…”“呵…”
   
   
    ……
   
    如林深所言,简路又被干了。
   
    躺在地板上,简路用手挡住了脸“你到底什么意思?”他是不敢再说到底想干嘛了,万一到时候林深又来一次干你,就真的完了。
   
    “……我不想看到你跟别人在一起。”是的,不想,看到简路跟别人在一起他就不爽,非常不爽。
   
    “蛤?嘶,你、你别说你在吃醋!”被吓到的简路一下子弹了起来,腰部的不适让他有点龇牙咧嘴的。
   
    眯起了眼睛,林深略带威胁性的语气说到“怎么?不行?”
   
    “不、不是……”简路的眼神躲闪,心里一下砰砰砰的直跳“你、你对我有意思?”
   
    “呵,你觉得我对着谁都能上?”林深突然觉得他是不是看上了个白痴?
   
    “不不不是!”急吼吼的站起身,简路有点不知所措,挑明了说,酒吧那晚他也是看中了林深才会跟他上床的,但是当时他只想着找个人来一发并没有想着继续往后发展……但是后来意外的又遇见了,但是但是!简路有点懵,心脏狂跳不止,想起自己跟他三次见面两次都上床了……难道…自己对他也有那方面的心思??
   
    林深挑眉,看着面前简路的脸仿佛要烧起来的样子,饶有兴致的歪头盯着他,等着他的下文。
   
    “我、我我喜、喜欢男的……”半天,简路只吐出这一句话。
   
    “嗤,咳我知道。”没忍住笑出声,林深赶忙憋住,清了清喉咙,本带笑意的眉眼变得严肃认真“简路,我说过,我只看我喜欢的人。”言下之意,不问便知。
   
    脸上的温度越来越高,简路恨不得找个洞躲起来“我、我…”
   
    “嗯?”拉长的音调让简路的心理防线崩塌,红着一张脸吼道“是!我当初就是看上你了!才去勾搭你的!怎样!不服憋着!”光裸着的胸膛因喘气上下起伏着,清晰可见的痕迹还留在身上,变相的勾引。
   
    林深勾起嘴角,露出一个对于简路来说宛若暴击的笑容“你怎么,那么可爱啊。”把人拉入怀里,头埋在颈窝,闷笑着“可爱的让人爱不释手,啾。”
   
    “唔~!”伸手撑开林深的肩膀,断断续续的话语“你、你是流氓嘛!逮着人就亲!简简直不可理喻!”
   
    “呵~”尾音上挑,勾的简路心里痒痒的,如果这时候林深要再来一次,他绝对拒绝不了!
   
    把人重新抱住,在发顶留下一个轻吻“在你之前我从未有过其他人。”
   
    “诶?!”
   
    “嗯,真的,所以原谅一个禁欲多年的‘流氓’吧…”细碎的吻不断落下“停停停!”简路急忙叫停,努力忽视抵在自己小腹的东西“我我还有话要问!”
   
    “说!”压着自己的欲丨望,林深黑着一张脸,咬牙切齿的。
   
    “呃咳,你,以你的身份,要什么样的人都有吧,为什么是我?”顶着来自林深的怨念,简路觉得待会药丸。
   
    “…谁叫‘它’只对你感兴趣。”
   
    “蛤,蛤?喂喂喂住嘴啊!别咬那里!!唔…!”
   
   
    6、
   
    “噗--”顾筠笑喷“啊哈哈哈哈,所以你们就这样在一起了?”
   
    “你还笑!”抓起一边的抱枕就朝顾筠扔去“就,在一起了啊,我发现我对他真的没有抵抗力啊…老是我被压!”
   
    “嗤哈哈哈哈,是什么样的错觉让你觉得你可以反攻的?”顾筠觉得自己快要笑疯了,他家室友咋就那么天真可爱捏,落到林深手里还想着翻身,不存在滴。
   
    “笑笑笑、笑死你得了。你难道就没想过反压?”简路一脸不爽,要不是他腰好,早就被林深折腾断了好么!
   
    “得了吧!上次跟郝先生提过一次,结果我都下不了床了…”小小声的,嘀嘀咕咕的。
   
    “顾筠你在说什么?大声点昂。”
   
    “咳!没啥!既然你想,嘿嘿那你就去试试呗~”保佑你的腰不要废掉。当然最后那句顾筠可没有说出来。
   
    “哼!去就去!”傲娇的把头一扭,思量着反攻计划。
   
    然而-
   
    “想在上面?”林深撑着手俯视着简路,眯起双眼“可以啊。”
   
    “混蛋!我说的不是乘丨骑丨式啊啊!!”
   
    ……
   
    最后,简路的反攻计划以两天没下床而结束了,打电话跟主任请假的时候恨不得挖个坑把自己给埋了,天啊,反攻什么的……不要太难QAQ。
   
    “对了,什么时候带我去见你父母吧。”抱着简路,林深蹭了蹭他。
   
    “…我,家里人是不会同意的。”
   
    “不见见,怎么知道?放心,反正我是要定你了。”
   
    “什么嘛。”抱紧了林深,这个男人他也是要定了的!
   
    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   
    “呐呐,然后呢然后呢??”搅动着面前的珍珠奶茶,顾筠的眼里充满着八卦之魂。
   
    “然后?然后我爸妈他们对林深满意的不得了!我都怀疑其实林深才是他们亲生的!”大大的吸了一口奶茶,简路瞥了一眼坐在旁边笑得一脸无辜的林深,狠狠的咬着吸管。
   
    “这样不好么?”林深掐了掐自家恋人的脸蛋,嗯~皮肤真好。
   
    “去去。”不耐烦的挥开那只手,瞪了一眼那人。
   
    “啊啊,郝先生他们虐狗!”顾筠不满的控诉着。郝莲珏揉了揉他的脑袋,带着温柔的语气出声“没事,我们虐回去。”
   
    “噫-”
   
    “哼~”
   
    ……
   
    雨后黄昏,阳光斜斜照入一家奶茶店,洒落在靠窗的四个人身上,属于他们的故事还没有结束……

82层orz,纪念一下。

@物渣 诶嘿(ಡ艸ಡ),收到了太太的礼物,超嗨森的www
【emm拍照技术有点渣,拍飞】